司禮監》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五十八章監軍死綏有進無卻(03-08)      第一百五十七章為了陛下這都不算什么(03-08)      第一百五十六章與咱做對食吧(03-08)     

司禮監158 監軍死綏有進無卻

  甲寅年十一月,魏公于臺灣平剿亂番,每戰必身先士卒,以為官兵表率。
  初九日,有生番野人萬余自東面襲來,魏公聞警訊,斥責欲退左右,言皇命不可違,軍威不可動,遂親率衛士沖出營中,拔刀大呼殺賊。三軍聞令,莫不震動,官兵奮勇接敵,無一人膽怯。
  此戰,血積刀柄,滑不可握。戰至傍晚,有賊百余自亂中沖出,蜂擁蟻附至魏公處。魏公無懼,短兵相接,騰擲血戰,身中數箭,仍按劍大呼“監軍死綏,有進無卻!”
  嗚呼!
  忠義激發,危不顧身,克岳飛、韓世忠之志,建剿戰、掃蕩之功于帝國東南,公真乃不世之材,帝國之花!
  臺灣平定,全賴公矣!——節選自《魏公大傳》
  .......
  魏公公那個疼啊,那個罵啊,娘希匹不開眼的野人番番,你是瞎了狗眼還是長了針眼,昨滴就沖著咱家的屁股射呢!
  打人不打臉,射人不射臀,知道不知道!
  襲擊發生后,親衛們亂成了一團,一撥人去搜捕刺客,一撥人趕緊把中箭的公公抬到了一塊平緩的地面上。要不是公公還能張嘴說話,親衛們這會只怕都有人要哭出聲來了。
  好在,公公福大命大,他老人家還能開口說話!
  “輕點,輕點...哎吆...”
  公公是真疼啊,淚水都和在眼眶里了。一幫大老爺們動作實在是太糙,跟劉秀英簡直是不能比。
  公公不是虛,箭頭已然鉆進公公屁股大半,用手摸的話,就跟屁股上長了個箭頭似的,又腫又大又硬,能不疼?
  不過為了陛下,屁股中一箭又算個什么事咧!
  被抬到平緩地方后,公公迫不及待就抬頭張望起來,他老人家這是在找葛三郎,也不知道剛才他喊的那句有沒有被葛三郎記錄下來。
  剛才那一句多好的素材啊,用李炎昭的話講,真個是一句頂萬句咧!
  就這形象往皇爺那一報,嘖嘖,肯定能心疼死貴妃娘娘。
  自家這邊,疼就疼些吧。
  不管怎么說,箭頭射在多肉的屁股上,總比射在胸口和肚子上好吧。
  公公一邊忍著疼,一邊自我安慰老天爺降大任于他,總是要吃些皮肉苦的。將軍難免陣上死嘛,他既然擔負起了救國救民的重任,又豈能天天把生死掛在嘴邊,想在心頭呢。倘若真的馬革裹尸了,也不過是鐵血丹心照汗青。
  只是,此次權且算做意外,下次萬萬不能再以身犯險了。
  公公暗自警告自己。
  魏學文盯著十三叔的屁股看來看去,說道:“十三叔,侄兒給你脫褲子了。”
  “脫咱褲子干什么?”魏公公艱難扭頭看著大侄子。
  學文道:“拔箭頭啊。”
  “......”
  魏公公沒吭聲,光天化日當著這么多部屬露出他老人家粉嫩的臀部,實在是一件有傷風化的事。
  但,似乎也不能不脫,難不成接下來要他老人家就這么頂著枝竹箭指揮作戰么。
  “能拔么?”
  “能!”
  罷了!
  得了學文的肯定答復,公公閉上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脫去吧。
  有了十三叔的默許,魏學文忙小心翼翼的扒下十三叔的褲子,包括他在內的一眾親衛立時覺得眼皮一跳,爾后大家都是松了口氣:還好,野人用的是竹箭,雖然箭頭削得尖利無比,但相比鐵箭頭還是殺傷力低了些,公公傷的不重。
  “十三叔,你忍著點,侄兒給你把箭頭拔了。”魏學文呼了口氣。
  “嗯。”
  公公吱唔一聲,剛想要學文動作輕些,屁股上就是一痛,那疼痛感比剛才中箭時還要劇烈。
  “嗯!”的一聲,公公的臉就跟便秘似的,拉的好長。
  “拔出來了!”
  魏學文將拔出來的箭隨手遞給邊上的人,然后匆忙取出金創藥倒在十三叔的屁股上,之后又用布給十三叔裹上。他這也是臨時性的處置,回頭還是要讓醫官處置的。
  “扶咱起來。”
  公公無比煎熬的熬過大侄子的粗魯救治后,在親衛的幫助下站了起來。
  因為受傷的緣故,公公站立的姿勢很是不雅,挪步更是困難,可眼面前又沒有擔架,只能委屈他老人家了。
  去搜捕的親衛來報,說是刺客一共有兩人,一個被銃打死了,另一個被活捉了。公公一聽還有個活口,氣不打一處來,讓人將那野人帶過來。
  人帶過來后,公公一瞧,長的不怎么樣,又黑又矮,遂擺了擺手,吐出二字:“剁了。”
  “剁了?”
  魏學文一愣:昨剁法?
  剁就是剁,昨剁法還要十三叔教么?
  公公必須要報這一箭之仇,敵我矛盾已然大過他老人家心中的人性閃光點了。
  當下幾個親衛上前,拔刀朝那被生擒的野人那魯身上砍去,你一刀我一刀,真個把那魯給活活剁死了。
  泄完一箭之仇后,公公面色難看的朝坡上看去,魏學文想著十三叔受了傷肯定不能再上去,所以忙請十三叔這就下山療傷。
  公公卻道輕傷不下火線,堅持上山觀戰。魏學文不得已,只好彎腰駝十三叔上去。公公感動,到底是自家大侄子,關鍵時候靠得住。
  山頂上,火銃聲和喊殺聲越來越密集,想是生番余部正在和皇軍做最后的搏斗。
  公公到了山頂后,遠遠就瞧見懸崖邊有很多野人聚集,他們似乎想組織反擊突圍,但突圍的道路已被第一大隊完全封死。
  看來,平埔野人的覆滅完全只剩時間的問題了。
  公公感到欣慰,對平埔番的戰斗不僅能提高皇軍在叢林的戰斗力,更能有效震攝周邊那些蠢蠢欲動的野番。
  可以預見,平埔番的滅亡一定能讓臺灣島內的生番們重新審視大明皇軍的存在。
  聽說魏公公親自上來了,第一旅團參謀長陸建榮和第一聯隊長馬文慶等人立即趕到,等發現魏公公竟然是被攙扶而來,且面色十分難看,再聽路上公公竟然叫野人偷襲了,都是叫嚇了一跳。
  “公公,阿加農已被我軍完全包圍,是否勸降?”
  陸建榮請示道,這也是之前魏公公定下的計劃,也因此命令,第一聯隊才沒有發起對野人的最后進攻,只是將他們圍住而矣。
  “不要俘虜,不接受投降,全部殺光。”
  魏公公改變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