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五千五百七十二章你懂吧(04-23)      第五千五百七十一章兩*(04-23)      第五千五百七十章酣暢淋漓(04-23)     

武煉巔峰5565 定策

  相思域有墨族數百萬大軍,外加數量不少的墨族域主,這樣的陣容絕不止是要對付游獵這么簡單,魏君陽等人一致猜測,楊開前往相思域的事應該是被墨族提前猜到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布置。
  整個相思域,已是龍潭虎穴。
  可人族這邊得到消息的時候已經遲了,算算時間,楊開都已經進了相思域,再傳訊也來不及。
  魏君陽等人擔憂不已,唯恐楊開在相思域中遭遇什么不測。
  總府司那邊也沒辦法得到相思域的確切情報,有游獵嘗試通過域門進入相思域查探情況,結果一去不回,顯然是墨族已利用大軍封鎖了域門,進去查探情況的游獵遭遇不測了。
  不但如此,玄冥域這邊原本安寧的局勢也被打破了。
  玄冥域之前能相安無事,是因為墨族域主們忌憚楊開那神出鬼沒一擊必殺的手段,不敢輕舉妄動,如今得到確切消息,楊開這個玄冥軍軍團長被困相思域中,他們還哪還需要忌憚什么?
  魏君陽歐陽烈這些人強歸強,可域主們還能應付,楊開那種人才是讓他們頭疼的。
  當即調兵遣將,于各處戰線對人族發起了進攻,雙方似乎在一夜之間又回到了以前那樣戰火連綿的日子,彼此交鋒不斷。
  所以當有消息傳楊開已返回星界的時候,魏君陽等人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還以為是哪里傳出來的謠言。
  就算楊開精通空間法則,擺脫了相思域的危機,也不可能一下子返回星界的,他要回星界,定然會先途徑玄冥域。
  這邊還在徹查哪里傳出來的謠言,下面便已有人匯報,軍團長回來了。
  正在前線征戰的魏君陽連忙趕回大營查探,果然見到楊開英姿挺拔的身影。
  魏君陽都懵了。
  不止魏君陽發懵,就連坐鎮此間統籌全局的孔承德臉上還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方才楊開現身的時候,孔承德幾乎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玄冥域這邊的八品當中,若輪實力,無疑是魏君陽和歐陽烈最強,可這兩位俱都是沖鋒陷陣的好手,真要說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還是差了一些。
  出身九星福地的孔承德在謀略之上要勝過眾人一籌,這些年來,玄冥域這邊的戰事,其實也是以他的意志為主,其他八品為輔,另有十多位七品協助參詳,制定對墨族的作戰方案。
  “大人!”魏君陽上前,怔怔地瞧著楊開,“大人不是被困在相思域嗎?這邊接到消息,相思域那邊有數百萬墨族大軍,還有數量不少的墨族域主,大人怎么回來的?”
  楊開頷首道:“確實如此,不過我自有脫身之法。”
  他也沒說自己可以借助世界樹穿梭乾坤,這種事沒必要說,因為墨徒的存在,許多機密之事能不說就不說,保不準哪一天有人會被墨化,到時候就暴露了。
  魏君陽松了口氣。
  他還真怕楊開陷落在相思域中,如今楊開能夠安然脫身,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只是相思域那邊的墨族恐怕都對此還毫不知情,應該還在搜尋楊開的蹤跡。
  要不然玄冥域這邊的墨族肯定不敢擅起戰端。
  想到這里,魏君陽忽然有些同情那些墨族了,為一個已經不存在的敵人大費周章,還挺辛苦的。
  很快,他便眼前一亮:“大人回來的正好,墨族對此一無所知,大人正好可以趁機再斬殺幾個域主,壯我軍威。”
  墨族那邊以為楊開還被困在相思域,所以又發起了戰事,可楊開現在已經回來了,完全可以偷偷隱藏行蹤,找幾個域主殺了祭旗。
  楊開點頭道:“我也正有此意,正與孔師兄商討此事。”
  他這邊一回來,便發現玄冥域又起戰事,心中隱約明白墨族那邊的想法,所以并沒有露面參戰,而是來到了前線大營這邊,找到了坐鎮在這里的孔承德,征詢他的意見。
  看看從哪邊下手比較好。
  上一次他出手殺了三個域主,威懾的墨族退兵,這一次機會難得,恐怕很難再有下一次了。
  只要他坐鎮在玄冥域一日,墨族就會提防他一日。
  舍魂刺并非無往不利的,在相思域中的經歷,讓楊開明白,域主們若是有意守護神魂的話,舍魂刺的威力肯定要打個折扣,若是兩位域主一起行動,對他有所防備的話,他很難做到一擊必殺。
  沒辦法一擊必殺,以他眼下的實力與域主纏斗,效果不大。
  營帳中,擺在楊開等人面前的,是整個玄冥域的虛空輿圖,這輿圖是由隨軍的諸多煉器師和陣法師聯手打造的,囊括了整個玄冥域的空間,看起來極為直觀明了。
  輿圖之中,三處域門,人族與墨族分別占據一處,還有一處域門算是無主之地,人墨兩族都想爭搶,只可惜誰也沒辦法占據太久,這數十年下來,已經不知多少次易手了。
  楊開上任玄冥軍軍團長之事極為倉促,隨后又緊急趕往相思域救人,所以對玄冥域這邊的事還不算太了解。
  若他只是一個尋常八品,不了解也無妨,聽命行事便可,可他現在是玄冥軍軍團長,作為坐鎮玄冥域的主事人,不了解基礎的情報就有些失職了。
  方才經過孔承德的一番講解,楊開最起碼知道了玄冥軍的兵力,上品開天的數量,八品開天的防守分布。
  玄冥軍對外號稱百萬大軍,但實際上并沒有這個數量,或許以前有,不過幾十年大戰打下來,將士們死傷不小,如今整個玄冥軍大概在六十五萬左右。
  而布置在主戰場這邊的,便有一半大軍,這也是墨族那邊主攻的方向,只要擊潰人族的主戰場,他們就有機會奪取人族掌控的域門,繼而攻占玄冥域。
  主戰場中,將士數量多,八品也有一大半安置在此,防備墨族域主。
  除了主戰場之外,還有其他四條輔戰線,其中一條戰線便是爭奪那無主的第三道域門,兵力約莫十萬,有八位八品常年坐鎮在那邊。
  另外幾條輔戰線布置的兵力要少一些,基本都在數萬不同,也有數位八品坐鎮。
  整個玄冥軍的八品,約莫有五十人左右。
  這個數量不算少。
  其他戰場也都大致差不多的樣子。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楊開還是心頭沉重,無他,相對于洞天福地這么萬年的積累而言,一處戰場五十位左右的八品,太少!
  洞天福地傳承了多少年?縱然八品難得,這無數年積累下來,每一家洞天福地少說也有上千位八品。
  然而一次次與墨族的大戰,讓人族高層死傷慘重,莫說八品,如今人族的九品,也都只有兩位了。
  相對而言,墨族域主的數量要多的多。
  人族幾乎將所有可戰的兵力都集中在十幾處戰場中,可墨族呢,戰場上有數量不少的墨族域主,各處大域也有墨族游弋的身影,甚至連不回關那邊,也有許多域主。
  人族能堅持這么多年,主要靠的便是敢打敢拼!
  域主們受了重創的話,非得入墨巢沉眠才有機會恢復,人族八品不需要,所以縱然八品的數量比域主們少很多,戰場上的局勢也勉強能維持住,當然,這種維持也是岌岌可危的,幾乎每一處戰場,人族都處于劣勢。
  人族,還需要后輩們多誕生一些強者,才能填補高端戰力的劣勢。
  “玄冥域這邊的墨族,是那個叫六臂的域主主事的?”楊開忽然開口問道,對那六臂,他還是有些印象的,上次借道墨族占據的域門,就是這六臂出面溝通。
  魏君陽頷首,很快意識到了什么:“大人要拿那六臂立威?”
  楊開并不否認:“若能殺那六臂,墨族應該會多老實一段時間。”
  魏君陽搖頭道:“六臂不好殺,這個家伙很謹慎的,曾有一次我與歐陽烈聯手伏殺他,結果都沒能得手。而且,他很少親自出戰,一般都是在后方壓陣。”
  楊開皺眉道:“這么小心?”
  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感覺這些墨族域主很多都貪生怕死,之前在相思域中碰到的那個幽厷便是如此。
  這些家伙是墨直接創造出來的,按道理來說應該為了墨族勇猛無謂才對。
  難道墨本身是貪生怕死的?這些域主受到了墨的影響?
  楊開搖搖頭,將雜念收斂。
  “而且就算殺了六臂,對墨族那邊也沒有致命的影響,域主們實力其實相差不算太大,六臂就算死了,墨族那邊也會很快推出一個新的主事者。”孔承德補充道。
  楊開抬頭望他:“那孔師兄覺得,該從哪里下手比較好?”
  孔承德微微一笑,伸手點向一處:“這里!”
  楊開眉頭微揚:“有何講究?”他指向的位置,是其中一處輔戰線,這讓楊開稍感意外,他本意是在主戰場上制造一些混亂的。
  孔承德道:“此處戰線上,域主有五位,以大人雷霆之威,迅速斬殺一兩位域主應該可以做到,若再配合幾位八品的話,未必不能將這五位域主全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