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五千五百七十二章你懂吧(04-23)      第五千五百七十一章兩*(04-23)      第五千五百七十章酣暢淋漓(04-23)     

武煉巔峰5567 忽分生死

  破邪神矛曾在初天大禁一戰中大放異彩,那一戰,從初天大禁中走出來的許多域主,甚至王主,都吃過破邪神矛的虧。
  許多本是勢均力敵的戰斗中,墨族強者忽然被破邪神矛打中,實力大減,他們不死誰死?
  對這等克制墨之力的秘寶,墨族無不忌憚。
  只可惜那一戰太過慘烈,墨族死傷慘重,人族同樣如此,連帶著破邪神矛,也在那一戰中基本告罄。
  這東西本身煉制起來并不算困難,然而只是煉制好了并無大用,還需在里面封存凈化之光,才能對墨族構成威脅。
  這些年下來,人族大軍歷經數次大戰,連驅墨艦中封存的凈化之光都消耗的七七八八,哪還能再制造新的破邪神矛,更何況,初天大禁一戰之后,唯一能催動凈化之光的楊開也失蹤了,更讓人族這邊陷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困境。
  所以自初天大禁一戰之后,破邪神矛基本便沒有再動用過了,這也是不回關迅速告破的原因,當時若是有破邪神矛相助,不回關未必就會失守,畢竟那地方可是還有以大量龍鳳為首的圣靈相助,就算失守,最起碼也能多堅持一些時日。
  人族如今頹勢,三千大域被墨族占據九成之多,只能聚集所有兵力,困守十幾處大域戰場,面對各處戰場墨族大軍的襲擾,疲于奔命,生死一線,稍有差池便是萬劫不復。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換源神器】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幾十年的血戰,墨族看到了人族的頑強,也見識到了人族各種稀奇古怪的手段,本以為對人族這邊已經了如指掌。
  直到陳遠這邊祭出了破邪神矛。
  數百年前曾在初天大禁戰場中綻放光芒的破邪神矛,再一次立威,只是一擊,便將五位域主中的一位打成重傷。
  與人族八品對陣的域主們大驚失色,第一時間認出了這件殺器正是當初在初天大禁外大放光彩的那個東西。
  紛紛忌憚。
  好在隨后的爭斗中,人族再沒有祭出破邪神矛的意思,幾位域主猜測,人族這邊,這種殺器必定數量不多,否則哪會這么客氣。
  事實上,破邪神矛如今的數量確實不算多,畢竟楊開回來才沒幾個月,人族這邊就算緊急煉制破邪神矛,也煉制不了不少。
  當然,更大的原因是域主們有了防備,陳遠等人沒有把握再有建功,所以才有所忍耐。
  殺手锏這種東西,有時候未必需要施展出來才有威懾力。
  最起碼,打傷了那個域主之后,剩下的域主們攻勢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兇猛,讓幾位人族八品的處境好了很多。
  而在接到那七品開天的傳訊之后,陳遠再次祭出了一支破邪神矛,天地偉力催動,那破邪神矛在身前微微顫抖,似隨時都可能破空而去。
  幾個域主頓時頭大,尤其是與陳遠對陣的那個域主,一雙眸子死死地盯著陳遠身前的破邪神矛,一身力量被催動到了極致,大有隨時準備抵御的架勢。
  見識過同伴的遭遇,他知道自己一旦防不住這件秘寶的攻襲,最好的下場也是重傷。
  他全神貫注,應對那即將到來的殺機。
  前來傳訊的戰艦在附近游弋奔逃,無數墨族圍追堵截,看這架勢,怕是用不了多久,這艘戰艦便要以悲劇收場了。
  某一刻,這戰艦似乎有些慌不擇路,竟直接沖著八品與域主們的戰場奔赴而來。
  域主們有所察覺,心頭惱怒,若是平時,他們隨手一擊都足以讓這艘狼狽的戰艦萬劫不復,可眼下在破邪神矛的威脅下,誰也不敢分心他顧。
  陳遠面前的破邪神矛震動的愈發厲害了,好像下一刻就會打將出去。
  破爛的戰艦距離域主們已經近在咫尺,戰艦上,十幾位人族將士慌亂的神色顯得無助,那是瀕臨死亡的悲哀。
  便在這時,忽有神魂力量的波動跌宕而出,正與陳遠對陣的那個域主身軀一震,剎那間只覺有鋒銳的力量撕裂自己的神魂,那難以言說的痛楚讓他瞬間顫抖,心神失守。
  那域主大恐,雖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可哪還不知自己被人給偷襲了!
  誰在偷襲自己?誰又能偷襲得了自己?
  他一直在警惕陳遠的動靜,其他幾個人族八品也有域主們鉗制,他沒有察覺到有人族強者靠近的動靜。
  這域主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這種情況下,自己居然還會被人偷襲。
  不過已經無需他多想了,就在神魂力量波動傳出來的那一瞬間,陳遠面前的那破邪神矛瞬間被他激發,化作一道流光,扎進了對面域主的胸膛處。
  破邪神矛對付墨族確實有克制之力,可是這東西也有弊端,畢竟只是一件秘寶,若是墨族強者有防備的話,未必就能建功。
  所以陳遠方才祭出這破邪神矛之后,才會一直隱而不發,等待良機。
  此刻一擊之下,果然奏效。
  那域主心神已經失守,根本無力來防備陳遠的襲殺。
  破邪神矛貫入那域主的胸膛中,轟然爆開,瞬瞬間,虛空中便有一輪純白光芒的小太陽升起,那光芒將域主籠罩,消融著他體內的墨之力。
  神魂與肉身的雙重打擊,讓那域主終是忍耐不住,慘嚎出聲。
  陳遠卻毫不停歇,在祭出了破邪神矛之后,便持劍朝那域主殺去。
  手中長劍蕩出一道寒光,切過域主那粗壯的頸脖。
  彼此錯身而過的瞬間,陳遠面色冰冷如霜,身后域主大好頭顱沖天而起,頸脖處切口平整如鏡,墨血噴涌。
  域主隕!
  直到死亡的那一剎那,這位域主才隱約見到,有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貼著那破破爛爛的戰艦,飛竄出來,在此之前,他甚至對此毫無察覺。
  他終于明白偷襲來自何處了,可惜已經無力去提醒同伴,碩大頭顱上,一雙眸子怒瞪,頗有些死不瞑目的味道。
  相對于這位域主的憋屈,陳遠此刻卻是酣暢淋漓。
  他也是一位老牌八品,實力不俗,雖比不上項山這樣的妖孽,可與歐陽烈比較起來也相差無幾了,當初也是軍團長級別的人物。
  可即便是他這樣的老牌八品,在如今與墨族的爭斗中也時感無力。
  早些年在墨之戰場中的戰斗還好一些,那時候墨族域主的數量雖然更多,可大多數域主的實力比起人族八品普遍都要差一些,更不要說他這樣的老牌八品。
  他也曾殺過一些域主。
  可是自從初天大禁一戰之后,普通的域主已經死的一干二凈,還活著的域主,全都是從初天大禁中走出來的先天域主,一個個實力強大,遠不是當年那些普通域主可比。
  數百年戰斗下來,他也就殺了三個域主而已,還是與人聯手殺的,每一次都戰的艱辛至極,好幾次將自身置于險境。
  直到今日,他終于出了一口心中的苦悶之氣,也讓他結結實實感受了一把一劍殺域主的痛快。
  盡管這一劍之威,并非全都是他自己的功勞,更多得益于楊開的偷襲,可那域主的頭顱卻是他親手斬下來的,這就足夠了。
  他還在唏噓感慨,剩下的四位域主卻是紛紛臉色大變。
  原本焦灼的戰斗忽分生死,這讓域主們又驚又恐,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不但他們不清楚,就連另外幾位人族八品也一頭霧水,搞不明白陳遠怎地忽然如此神勇了。
  不過很快,他們便明白了,楊開來了!
  一道舍魂刺打出之后,楊開已經沒辦法再隱藏行蹤,索性從藏身的戰艦底部跳了出來,再祭一道舍魂刺,朝第二位域主殺去。
  他沒去理會陳遠的對手,舍魂刺加上破邪神矛,雙重打擊之下,陳遠若是還不能解決自己的對手,那也枉費他多年苦修。
  楊開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盡最大可能地擊殺這些域主,稍有遲疑和耽擱,這些域主便可能遁走。
  這一次機會難得,玄冥域的墨族以為他被困在相思域,悍然對人族發起了進攻,誰知他竟早已離開,這是墨族情報的失利。
  不過這也怪不得相思域的那些墨族,畢竟誰能知道,楊開可以借助世界樹的牽引,以太墟境為中轉,穿梭諸天。
  如今知道這個秘密的,也只有少數人族而已。
  戰爭,打的不單單只是各自兵力的懸殊,情報的打探也相當重要。
  就在兩族強者俱都愣神的功夫,楊開第二道舍魂刺已經祭出,毫無防備的域主當即發出一聲慘呼,身形搖搖欲墜。
  楊開毫不停歇,緊接著便是第三道,打向第三個域主。
  舍魂刺這東西,威力大,可防備起來也簡單,只需守住自己的神魂,便可極大地削弱舍魂刺的威力,所以絕不能給域主們有防備的機會。
  又一聲慘叫傳出,兩位被舍魂刺所傷的域主俱都渾身戰栗,氣息紊亂。
  五位域主,雖有一位重傷在身,可其他四位卻都是完好之身,對陣四位人族八品,穩穩占據上風。
  可這瞬瞬間,局勢急轉而下,一位域主被一劍梟首,另外兩位氣息大跌,算上原本就重傷的一位,只剩下一個獨苗域主還完好無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