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五千五百七十二章你懂吧(05-14)      第五千五百七十一章兩*(05-14)      第五千五百七十章酣暢淋漓(05-14)     

武煉巔峰5571 兩*

  好說歹說,楊開才擺脫魏君陽的糾纏。
  他也知道魏君陽說的乃是實情,可一軍軍務太過繁瑣,他并不愿插手。以前玄冥軍沒他的時候也好好的,沒道理他來了就需要他來主持。
  總體而言,他這個軍團長屬于趕鴨子上架,本心來講,他更愿意如歐陽烈,做那沖鋒陷陣的猛將。
  背負一軍數十上百萬將士的希望和身家性命,這個責任太過沉重。
  及至行宮外,遠遠見到一大群人影在那邊等候,個個浴血滿身,殺氣沖霄,看那架勢也是才從戰場上撤下來的,待看清楚這些家伙是什么人之后,楊開立刻明白他們為什么等在這里了。
  見他到來,為首的諸犍連忙討好地迎了上來,抱拳道:“大人。”
  眾多圣靈也一起行禮,表情復雜。
  這些日子他們一直在玄冥域等候,這邊爆發大戰,大勢裹挾之下,他們也參與了戰事,出力不小,好歹也是數十位圣靈,放在任何一處都是不俗的力量了。
  之前輔戰線那邊五位域主接二連三隕落的動靜,他們都察覺到了,本還不清楚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故,人族竟如此氣勢如虹,可在打探到那邊的事情跟楊開有關之后,一個個都釋然了。
  數月之前,那桀驁不馴的梼杌都被一擊斬殺的情景可是歷歷在目。
  “何事。”楊開望著他們,沒想到這群圣靈居然一直等在這里。
  諸犍回道:“大人日前讓我等三月之內斬兩位域主將功補過,吾等浴血拼殺,幸不辱命,特來此復命。”
  這般說著,諸犍從空間戒中,取出兩具尸身。
  這是兩具域主的尸身,破破爛爛,顯然是在死之前俱都經歷了及其殘酷的爭斗。
  事實上,這群圣靈早就來玄冥域了,只不過那個時候楊開已經離去,他們無奈之下只能在這里等候楊開歸來,結果一等便等到今日。
  楊開略做查探,微微頷首道:“辛苦你們了,下不為例。”
  從太墟境帶出來的這些圣靈以前不太聽話,主要還是因為楊開不在,如今攜斬梼杌之威,又有血脈大誓作為掣肘,相信日后這些圣靈也不敢再造次。
  不管怎么說,這些圣靈都是人族不可或缺的助力,楊開可以斬一個立威,卻不愿將彼此的關系搞的太僵。
  聽他這么說,諸犍等明顯松了口氣,這事就算過去了。
  “不知大人還有什么吩咐?”諸犍小心翼翼地問道。
  “回總府司那邊聽調吧。”楊開擺擺手。
  玄冥域這邊有他坐鎮,墨族想來也不敢再造次,倒是其他大域戰事一如既往地焦灼,這些圣靈或許可以發揮大用。
  眾圣靈如夢大赦,告辭一聲,迅速離去。
  自古以來,圣靈都自恃甚高,不將其他生靈放在眼中,尤其是這批從太墟境中走出來的圣靈,很少有機會與外界接觸,所以才會對總府司的命令陰奉陽違。
  然而他們可以不將其他人族強者放在眼中,卻不能不把楊開放在眼中,這家伙是真會殺人的,梼杌便是前車之鑒。
  再者說,這楊開也不是人族,而是龍族,圣靈當中,龍鳳為尊,他們那可憐的自傲,在一位純正的龍族面前,還真不算什么。
  玉如夢小隊也很快歸來了,一隊十人雖然狼狽,卻都基本無礙。
  很少有人族小隊歷經這么多次戰斗而不減員的,即便是楊開當年率領的晨曦,那寧奇志與祁泰初也曾戰死在他身邊。
  玉如夢小隊能做到這一點,一則是因為眼下的戰事雖然激烈,可她們本身實力不俗,一個個全都是七品且不說,其中還有龍族鳳族,便是遇到了域主,也有一戰之力。
  整個隊伍全是七品,放眼各大戰場,也是獨此一份了,一般的小隊,也就一兩位七品而已。玄冥軍高層也是知道她們乃楊開的親眷,才會如此放任,否則一支小隊哪有這么豪華的陣容。
  二來,她們的戰艦是由赑屃分身改造而成,防護之力比起尋常戰艦更為強大,可以說,想要殺她們,除非先滅了赑屃分身。
  可赑屃分身豈是那么好殺的?
  這樣一支小隊,非得出動兩位以上的域主才能對付。
  眾人傷勢不一,皆都需要療傷,尤其是楊開,神魂撕裂的痛楚實在非常人可以承受。
  與玉如夢交代一聲,楊開當即閉關修養。
  玄冥域一場大戰,人墨兩族各有損傷,不過相對而言,墨族的損傷更大一些,不但隕落了五位域主,就連一處經營了幾十年的防線也丟失了,這讓坐鎮此間的六臂滿面無光,大發雷霆。
  因為從得到的訊息來看,被殺的域主,防線的丟失,極有可能跟玄冥軍那位軍團長有關。
  可是六臂根本沒辦法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實性,確實有許多討回來的領主言之鑿鑿地說見到了楊開的身影,但見到的就一定是真實的嗎?
  相思域那邊還傳訊過來說,楊開已是甕中之鱉呢。
  潛意識里,六臂是愿意相信楊開已經歸來了的,人族這邊有一個楊開就夠了,再多一個能速斬域主的,日子還怎么過?
  可是真若如此的話,摩那耶那邊在做什么?封鎖了相思域,怎么還叫人給逃了?
  一面朝人族那邊撒出探子刺探情報,一面等待著相思域的回訊。
  半月之后,相思域來訊了。
  六臂第一時間查探。
  相思域五處域門,封鎖的嚴嚴實實,不見任何一個人族蹤影,倒是有從外界過來打探情報的,都被墨族或擒或殺。
  然而在墨族的查探下,相思域那處原本隱藏了人族武者的洞天,此刻卻是人去樓空……
  看到此處,六臂的臉色鐵青無比,摩那耶這個蠢貨,害人不淺,他幾乎可以確定,楊開已經離開相思域了,而之前玄冥域這邊戰事的失利,也絕對是因為楊開出手的緣故。
  那些逃回來的領主們,并沒有看錯!
  心中咒罵,六臂繼續往下看。
  訊息之中,摩那耶信誓旦旦說楊開依然被困在相思域,只是不知躲藏在何處,他準備讓墨族大軍一寸寸掃蕩相思域,早晚要將他給找出來。
  找個屁!
  六臂懶得再看了,人都已經出現在玄冥域了,還在相思域找什么鬼東西。
  若不是玄冥域這邊發生了變故,六臂對摩那耶的傳訊是深信不疑的,域門封鎖,人族豈能遁逃?
  可在事實面前,任何僥幸和猜測都是虛妄。
  那楊開,早不知什么時候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可笑摩那耶那蠢貨還在相思域白費功夫。
  不過更讓六臂感到心驚的是,相思域那邊,墨族居然也是損失慘重,楊開此去,聯合幾支人族小隊,竟先先后后斬殺了六位域主!
  六臂悚然。
  不回關那邊三位,玄冥域兩次出手總共八位,相思域六位……
  這林林總總加起來,直接或間接死在楊開手上的域主,竟已多達十七位了!
  這還是他能夠掌握的情報,可能還有一些他不曾掌握的。
  這個人族什么情況?六臂手中捏著自相思域傳來的訊息玉簡,隱隱意識到,這個人族絕對是墨族眼下需要面對的最大的敵人,也是最危險的敵人!
  可笑的是,他斬殺了這么多域主,墨族對他的了解卻不算多,只知道他有針對神魂的詭異手段,借助那手段能夠一擊必殺,而那手段沒辦法在短時間內頻繁使用,其他的,卻是一無所知。
  看樣子……得收集一些關于此人的情報了。
  六臂暗暗打算著。
  一場大戰之后,玄冥域再次迎來了難得的平和期,人墨兩族大軍隔空遙望對峙,雖有一些小規模的摩擦碰撞,但無論是人族還是墨族,都在克制,似乎生怕再掀起一場席卷整個大域的戰事。
  對人族而言,這樣的平和期難能可貴,之前大戰,許多將士都有傷在身,需要好好休養,墨族那邊又何嘗不是如此。
  他們不但要修養,還需要輸送更多的兵力過來,個體實力不如人族,那就只能以量取勝。
  忽忽間,兩年一晃而逝。
  行宮之中,楊開終于出關。
  這一次療傷的時間有些長,主要是舍魂刺催動的頻率太高了,在相思域那邊催動舍魂刺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又在玄冥域這邊催動,導致神魂上的創傷比以往都要嚴重許多。
  好在有溫神蓮,經過這么長時間的修養,神魂已經穩固,而且楊開感覺自己的神魂之力,還有一些微小的長進。
  以前他就發現了,每一次催動舍魂刺再恢復之后,神魂之力都有些許精益,這也暗合不破不立的道理。
  或許有朝一日,自己能在短時間內催動四次,五次乃至更多次的舍魂刺,到那時候,殺敵就方便了。
  自行宮之中走出,楊開立刻傳訊魏君陽等人。
  少頃,議事大殿內,八品匯聚。
  歐陽烈振奮地望著楊開:“要動手了?”
  這家伙也是個好戰的,傷勢都沒有恢復,便整日請戰,無奈楊開一直在閉關,玄冥軍這邊也不能輕舉妄動,如今終于等到楊開出關了,他哪還按捺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