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五千五百七十二章你懂吧(05-14)      第五千五百七十一章兩*(05-14)      第五千五百七十章酣暢淋漓(05-14)     

武煉巔峰5572 你懂吧

  楊開微微頷首:“總不能一直這么歇下去,距上次大戰已有兩年,諸位傷勢雖未盡復,不過墨族那邊估計也好不到哪去,誰也不占誰的便宜。”
  歐陽烈頓時振奮起來:“老子做先鋒!”
  魏君陽倒是有些遲疑:“大人,玄冥域這邊此前戰事激烈,如今難得修整一些時日,若貿然再起戰事,將士只怕撐不住啊。”
  墨族強者若遇重創,需得入墨巢沉眠修養,人族這邊若有強者受傷,雖沒有這么麻煩,可恢復起來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就比如歐陽烈,兩年前的傷勢,至今還沒有痊愈。
  歐陽烈瞥他一眼:“怕什么,楊小子說的對,咱們這邊不好過,墨族那邊也不好過,誰也不占誰的便宜,更何況,今時不同往日,咱們如今還有更多的破邪神矛。”
  兩年時間,玄冥軍這邊的隨軍煉器師煉制了一些破邪神矛,雖然數量不算多,可應付一場戰事的話,省一些還是夠用的,有破邪神矛在手,人族的壓力會小很多。
  魏君陽搖頭道:“我倒不是怕,只是……”他抬頭看向楊開:“大人有何考量?”
  他雖然不太贊同人族這邊主動挑起戰事,不過還是決定聽聽楊開的打算。
  楊開道:“墨族兵強勢大,比較而言,我人族頹微,這些年來,基本都是墨族主動發起攻勢,我人族被動防守,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我要發動攻勢,并非要一戰定玄冥,人族眼下沒這個能力,我與諸位也沒這個本事。”
  孔承德若有所思:“大人的意思是……”
  楊開道:“我要玄冥軍主力發動戰事,牽扯墨族大軍的注意力。”他抬手點向面前虛空輿圖的某處:“我會潛入此地,助此地的八品總鎮們斬殺這里的域主,拿下這一條戰線。”
  歐陽烈樂滋滋道:“就跟上次一樣?”
  楊開頷首。
  上次楊開暗中出手,戰果巨大,五位域主被殺不說,那輔戰線上墨族大軍也被打的潰敗而逃,損失慘重。
  玄冥域這邊的輔戰線可不止那一處,還有另外幾處,楊開明顯是盯上這幾處地方了。
  孔承德與魏君陽對視一眼,前者苦笑道:“大人近兩年一直在閉關療傷,對玄冥域的局勢怕是有所不知,倒也怪我,忘記與大人匯報此事。”
  “怎么?”楊開不解地瞧著他。
  孔承德道:“上次大人悍然出手,墨族吃了大虧之后,已經徹底放棄那幾處輔戰線了,所有墨族大軍都已撤回,就連墨巢都被他們搬走了。”
  楊開愕然。
  他還準備對那幾條輔戰線繼續下手,不曾想墨族那邊吃過一次虧之后居然直接將這條戰線上的墨族撤離了。
  這還搞個屁。
  “這六臂,倒也果斷!”楊開微微頷首。
  這情況在意料之中,楊開真要三番兩次去輔戰線那邊找麻煩,墨族守不住,撤離是早晚的事,只是墨族那邊一點機會都不給,就有些讓人惱火了。
  不過如此一來,對人族倒是有些好處,墨族不開辟輔戰線了,玄冥軍只需防備住墨族的主力大軍便可,不用再分心他顧。
  孔承德略作沉吟,道:“大人的本意是想殺域主?”
  楊開頷首:“墨族域主數量比我人族八品要多的多,此前雖殺了一批,可依然難以抹平兩族高端戰力的差距……嗯,事實上,這個差距可能永遠也無法抹平,但事在人為,只有多殺一些域主,才能減輕我人族的壓力,我要那些域主聞風喪膽!”
  眾八品面面相覷,暗暗感慨還是年輕人熱血氣盛,他們這些老牌八品雖然也不懼與墨族死戰,可跟楊開比較起來,還是缺了一些朝氣。
  這或許也是總府司那邊要楊開出任玄冥軍軍團長的原因,楊開個人的實力強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也是總府司想看到一些變化,各大軍團長,無不是老成持重之輩。
  孔承德道:“若大人本意如此的話,那就沒什么好遲疑的了,大軍壓境而上,引墨族來戰,八品總鎮們糾纏域主,大人伺機出手殺敵便可。”
  還有是有人擔心道:“玄冥軍之前以防守為主,主要是因為彼此實力有差距,非得借助種種布置才能御敵,貿然出擊,后方無援,未必是好事。”
  墨之戰場那邊,人族這些年同樣是以防守為主,因為人族可以借助各大關隘來御敵,玄冥軍這邊同樣如此,雖然沒有固若金湯的關隘可以借用,但卻可以在防守之地提前做一些布置。
  這些布置能極大地彌補戰力上的弱勢,有效地擊退墨族的進攻。
  孔承德道:“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主動出擊確實有弊端,不過如今玄冥軍有一些破邪神矛,若是不計消耗的話,短時間內墨族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當然,時間長了就難說了。”
  楊開道:“孔師兄估計借助破邪神矛,玄冥軍能支撐多久?”
  孔承德略一沉吟:“半日!”
  兩年的煉制,卻只能堅持半日,這也無可厚非,畢竟煉制破邪神矛不容易,催動卻是簡單的很,找到機會便是瞬息之事。
  楊開了然道:“如此說來,大戰一起,半日內人族必須得撤軍,否則便無力抗衡。”
  “若無破邪神矛制衡墨族,玄冥軍定然損失巨大。”
  “我明白了。”楊開點點頭。
  望著虛空輿圖,不語。
  眾八品默默等候,歐陽烈不斷給楊開打眼色,臉上滿是鼓勵的表情,一副小子放手去干的意思。
  好片刻,楊開才霍然抬頭,低喝道:“傳令,前線大營除非戰,必須留守人員,其余人等,以各鎮為單位,三日后全部出擊,逼墨族大軍來戰。以與墨族大軍交鋒算時,三個時辰后撤軍,各八品總鎮覓機參戰,不求殺敵,盡量糾纏!”
  “諾!”眾八品領命,有人振奮,有人憂心,有人面色淡然。
  軍令若下,玄冥軍這邊,前線主力可以說是全部出動了,這是幾十年來從未發生過的事,如此冒險行事,一旦被墨族提前知曉,后果不堪設想。
  墨族只需分兵截斷退路,就能給玄冥軍一擊重創。
  楊開并非不懂這一點,只不過想要殺域主,不冒點風險怎么行,他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玄冥域的墨族打怕,叫他們見自己聞風喪膽。
  這話可不僅只是說說,他是真準備這么干的。
  楊開又看向孔承德:“孔師兄,大軍后方由你坐鎮,統籌全局。”
  孔承德頷首:“大人放心,孔某必盡心竭力。”
  “各自準備去吧!”楊開揮了揮手。
  一眾八品迅速散去。
  歐陽烈跟在楊開身后,走出大殿,楊開回頭瞧了一眼:“歐陽大人有事?”
  歐陽烈左右瞧了一眼,扯著楊開的胳膊走到一個偏僻角落。
  楊開哭笑不得,這鬼鬼祟祟的樣子,若叫不知情的人知道了,還不知道自己跟歐陽烈在密謀什么東西呢。
  “歐陽大人,有事直說。”楊開還準備回行宮跟玉如夢等人叮囑一些事呢,哪有功夫跟他閑扯。
  歐陽烈笑容可掬:“師弟啊,咱們認識也有不少年了,師兄對你如何?”
  沒事的時候喊楊小子,有事就喊師弟……
  楊開腹誹一聲,想了想道:“我救過師兄性命!”
  歐陽烈表情一僵,這話沒毛病,當年他與人族大軍走散了,流落在不回關外,身邊聚集了一些散兵游勇,還是楊開領著他與一群人族從不回關殺進空之域的。
  真要說起來,楊開也算是救過他性命。
  歐陽烈頷首道:“對,這么說起來,咱們可是有過命的交情。”
  這話還能這么理解?
  楊開懶得反駁他。
  歐陽烈眉飛色舞:“既如此,那師弟可要對師兄多多關照才行。”
  楊開啞然地瞧他一眼:“沒想到師兄也是怕死之人!”
  歐陽烈怔了一下,唾罵道:“放你小子的狗屁,老子征戰沙場這么多年,何曾怕過死?”
  “那師兄何意?”
  歐陽烈罵罵咧咧道:“陳遠那狗東西,自上次從輔戰線撤回來之后,便一直嘚瑟,說他一劍將一個先天域主腦袋給斬下來了什么的,那狗東西什么實力別人不清楚,我還不清楚?若單挑,老子讓他一只手都行,保證打的他徒弟都不認得他。能殺域主,還不是師弟你幫忙。”
  言至此處,歐陽烈換了一副笑臉:“師弟啊,肥水不流外人田,說起來咱們也是一家人,大家以前都在大衍軍效力過的,你當初受傷,我跟宮斂那逆徒還照顧過你呢。你這次總歸是要殺域主的,回頭師兄我找個域主,拼命糾纏他,你悄悄過來給他一下,然后我把他頭錘爆,這個……你懂吧?”
  楊開哭笑不得,連忙頷首:“懂,我懂了。”
  歐陽烈喜出望外:“那咱們說好了?”
  楊開正色道:“師兄,我只能保證盡力而為,師兄也知,戰場上局勢瞬息萬變,而且我出手次數不能太多……”
  不等他把話說完,歐陽烈便道:“明白,師兄都明白,那么,一切拜托了!”
  沖楊開抱拳一禮,轉身,掠空而去。
  楊開望著他的背影,心說你明白個錘子啊你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