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王》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6-13)      第3432章大道在凡俗(大結局)(06-13)      第3431章法旨出四方(06-13)     

造化之王3428 移步入青黎

  已經徹底湮滅成虛無的雷獄道宮方位上空,葉真庇守印的毫光瞬息間綻放到了極致。
  不斷伸縮綻放的毫光,在整個洪荒大陸中綻放出億萬道霞光,引得洪荒人族膜拜不已。
  但只有葉真,卻知道此中的兇險。
  庇守印完全遮蔽起來的七師兄韓世哲本源自爆之后的沖擊波,連葉真的庇守印都有些吃不消。
  庇守印收籠住的這虛空方圓數萬里的波動力場,此時從下方虛空看過去,就像是一個被撐到極致的氣泡一樣。
  隨著里邊的力場不斷波動,這個氣泡在不斷的收縮,不斷的被擴大,似乎隨時都有被撐爆的危險。
  全力催動庇守印的葉真,額頭有些見污。
  替與雷獄道祖同歸于盡的七師兄韓世哲收場,可比方才斬滅日月道祖玄煌時費勁的多了。
  葉真動用全力之下,都有些收不住。
  可問題是,一旦葉真的庇守印擋不住,這波動力場一旦散開,縱然在萬里高空之上,可一旦散開,對洪荒大陸而言,依舊是一場浩劫。
  七師兄韓世哲已經身隕。
  但這一戰,七師兄韓世哲是代表著玄機道門出戰的。
  這天道困果,可是算在玄機道門的身上。
  更何況,葉真修的大道之基是人道,所以,這災劫,葉真必救!
  庇守印光華綻放到了極致的時候,葉真目光忽地一動,輕叱道,“紫靈,進去做一場吧!”
  “好!”
  下一剎那,鐵血劍就化成一道流光沖入了這七師兄韓世哲自爆后的波動力場當中,以一個恰到好處的角度,瞬地綻放出億萬道劍光,瞬息間就斬滅了無數波動力場中的湮滅氣勁。
  庇守印的壓力瞬地大減。
  以攻代守。
  讓葉真有驚無險的將七師兄與雷獄道祖同歸于盡的劫波消彌于無形中,也有些驚嘆七師兄韓世哲的用情之深和強悍兇猛!
  七師兄韓世哲的自爆,之所以能夠帶著雷獄道祖同歸于盡,有兩個方面。
  首先,七師兄韓世哲其實已經鑄成他的大道之基,只是還沒有證道罷了,這也是七師兄韓世哲實力的來源。
  那碰撞到一起的太陰星與太陽星內,就蘊含著七師兄韓世哲的大道之基。
  其次,碰撞在一起的太陰星與太陽星,其實是真正的兩顆太陰星與太陽星。
  不過,并不是洪荒大陸本世界的太陰星與太陽星,而是七師兄韓世哲取自于其它世界的太陰星與太陽星。
  兩顆力量性質迥然不同的星辰碰撞,那威能堪稱毀天滅地,更何況還有七師兄韓世哲的本源力量在內。
  可以說,若是葉真處在碰撞的核心,恐怕也討不好,要想保命,恐怕就得損失一兩件證道之器了。
  話又說回來,這種暴烈的手段,也只有同歸于盡的情況下才能用,其它時候,也是用不出來的。
  只能說,七師兄韓世哲對九尾天狐涂山韞用情極深的同時,也將當年的始作俑者雷獄道祖紫無歸恨到了極致。
  不過,七師兄韓世哲選擇與雷獄道祖同歸于盡,還有一個重要的心結。
  就是七師兄韓世哲自己所言,當年他因為玄煌與紫無歸以師弟陸離的心血傳承為威脅、以及有關涂山韞殘魂下落的誘惑下,泄露了陸離煉制的封神榜、造化神庭祖印的核心禁法。
  而這核心禁法,也是玄機道門山門護山大陣的核心禁法,導致玄機道門輕易被攻破,死傷慘重。
  這也是七師兄韓世哲選擇與雷獄道祖同歸于盡的一個重要原因。
  雷獄道宮原址上空,葉真的全力施為下,七師兄韓世哲自爆的力量余波慢慢散盡時,葉真的目光突地一動。
  因為力場中心,竟然留有一團靈光浮動在那里。
  葉真本以為可能是雷獄道祖的真靈殘留,但瞬地將這團靈光抓過來的剎那,葉真就發現。
  這壓根不是雷獄道祖的真靈殘留,而是此前七師兄韓世哲在觀霞臺大戰時,揮手輕易斬殺了日月天天魁、雷獄山山主、青黎峰峰主三人之后,拿到手的那三份合三為一的造化神庭祖印碎片。
  這以混沌初開時的大道之根煉制的造化神庭祖印碎片,堅固無比,在七師兄韓世哲自爆的滅世劫波中,竟然完好無損。
  有了此物,葉真日后封神將會更加的輕松!
  但隨后,葉真忽然間就有一點驚喜的發現。
  真靈!
  這造化神庭祖印碎片內,竟然保存下了七師兄韓世哲的一點真靈!
  這對于葉真而言,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對于大多數武者而言,真靈殘存,只代表著轉世之后還能在一定情況下蘇醒這一世的記憶,修煉起來更具天賦,轉世之后,還能保持本我。
  但還是要重頭修煉。
  但是,對于如今手持封神榜和造化神庭祖印的葉真而言,卻又不一樣。
  此前諸多大戰中,造化神庭寶箓吸納的全是戰死武者的真靈!
  突然間,葉真心頭就有了一點計較。
  神念微動,葉真微微吸氣,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就如同兩條長龍一樣匯入葉真的體內,稍稍恢復了一點之前的損耗,隨后葉真一步踏出。
  再出現時,已經出現在青黎道宮門口。
  此時的青黎道宮門口,大師兄符蘇、二師兄冷守天、三師兄令暹、四師姐陸曼歌、六師兄連墨,八師姐莊寧冰六人面面相覷,方才因為師兄韓世哲隕落,青黎道祖本有可能逃脫,但卻并沒有離開,反而回歸了青黎道宮據宮而守,讓他們有些疑惑。
  此時見葉真到來,紛紛上前見禮。
  “差點誤了掌教師弟大事,還請掌教師弟責罰。”出了紕漏的大師兄符蘇第一個上前請罪。
  葉真連忙扶起,“七師兄隕落,我亦心中悲痛,此乃人常情,何錯之有。”
  說到這里,葉真忽地看著青黎道宮冷笑起來,“也幸虧他沒有趁機逃走,而是回轉了青黎道宮靜守等待,要不然,他今日也難逃一劫!”
  葉真這句話,聽得符蘇、陸曼歌等人眉頭微微一皺。
  “掌教師弟這是打算放青黎這廝一馬?”陸曼歌直接問道。
  葉真卻沒有直接回答陸曼歌,而是先指著自己道,“師姐,師弟我如今身居人道,以人道證天道。
  而天廟這三位,則是以天道掌人道。”
  “這與報仇有什么關系?”陸曼歌問道。
  “師尊當年所證之道,亦是天道掌人道,也因此,師尊覺的人道艱難,天道無度,所以籌建造化神庭,欲以封神榜封神,以分人神,法度洪荒。
  可以說,造化神庭、封神榜、造化神庭祖印這些代表著師尊最后的心血的東西,全是以天道掌人道為基礎的。”葉真說道。
  陸曼歌秀眉緊皺。
  大師兄符蘇卻是開口道,“掌教師弟的意思是,若是斬殺了青黎道祖,那么以天道掌人道這一支,就會徹底消失了。
  繼而導致師尊當年的造化神庭、封神榜等心血失去基礎,而無以為繼?”
  “大師兄說的是。”葉真點了點頭,“以我一人之力,還是可以完成造化神庭最后的封神立庭的,但是,一旦造化神庭沒了基礎,那封神立庭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大師兄符蘇看了一眼陸曼歌道,“我等境界不到,這等事,就全憑掌教師弟做主便可。”
  大師兄符蘇的目光注視下,四師姐陸曼歌亦長嘆道,“事關父親大人畢生心血,此事,就全憑掌教師弟做主。”
  說完,陸曼歌又補充了一句,“只是卻便宜了青黎這老賊!”
  聞言,葉真大笑起來,“師姐放心,必不會叫青黎好過。”
  大笑聲中,葉真徑直邁步走向了青黎道宮。
  葉真邁步過去的時候,似是迎接葉真一般,青黎道宮的大門緩緩洞開。
  葉真的身影,瞬息間沒入了青黎道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