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英雄》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這不是家(05-14)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英雄還是邪神(05-14)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只要你死(05-14)     

國產英雄1872 這不是家

  ……
  “消,消失了?”
  “不,不,是,是被抹,抹去了!”
  光明父神等聯軍領袖,齊齊瞪大了雙眼,一個個驚恐的喃喃自語。
  瘟疫使徒賽拉米斯與黑隕使徒鋼特所為首的天魔核心主力,眼下被王焱足以逆轉宇宙的恐怖大能,強行毀滅。
  仍然留在現場的抵抗聯軍,本應該為仇人毀滅,大患消除而感到開心快慰,可實際上整個深淵戰場,卻在這瞬間變得一片寂靜。
  無聲的恐懼,開始擴散到現場每一個抵抗聯軍的心頭,簡直強烈到窒息。
  現在每一個抵抗聯軍將士,看向王焱,就好像柔弱的幼獸,見到了可怕的巨龍。那種完全無法理解,完全無法觸及的崇高威能,令他們深感絕望與無力,連他們心底的求生欲,都幾乎在剛剛那一剎,被完全擊碎。
  “女,女王陛下,這就是您口中的英雄王焱?他,他實,實在是太偉大了!”
  白精靈女王已經被嚇到呆滯了,她身側半蜥人的年輕國王哈提,此刻只感覺頭皮發麻,見到剛剛那一幕,源自內心的恐懼,幾乎讓他舌頭都打起來結。
  僅僅一擊!
  不!一擊都算不上。
  僅僅只是伸手在虛空中橫向一抹,上千艘天魔戰艦,四位魔神,以及數十萬天魔也其奴隸大軍,就這樣被輕易抹去銷毀!
  這,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在這種無法抵抗的絕對大能面前,他這位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半蜥人國王,簡直卑微的連個螻蟻都算不上!
  不不不,在這種浩瀚如宇宙本身的偉大威能面前,世上眾生皆是螻蟻!
  “不好,快!收起武器,轉舵后撤!”
  驀然。
  屹立在旗艦中的光明父神,神情凝重如水,慌忙高聲下令。
  果然隨著光明父神的高聲下令,遠在戰場中央的王焱,緩緩轉過目光。
  只是他的雙眸冷漠至極,沒有絲毫生物應有的情感,就仿佛一個木然的機器,正要驅除阻擋在他面前的破舊垃圾。
  也正是在這時,所有被王焱目光掃中聯軍將士,內心的恐慌一下暴增了數倍。
  那些實力較弱,膽子較小的聯軍成員,直接就嚇癱在地,幾欲暈厥。
  好在光明父神與幾位領導人員指揮及時,所有武器全部被收攏起來,近千艘戰艦也在第一時間緩緩向后退去。
  似乎因為威脅感已經消失,這時佇立虛空的王焱,逐漸收回了他那冷漠的目光,一聲可怕氣息也逐漸平息了下來。
  他就這么愣愣的站立在虛空中央,好像在確認某些事情一樣,好一會兒之后,他才再次邁出腳步,一如來時一樣,徹底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好,好可怕的氣息,王,王焱他,怎么會變成這樣?”
  此時戰艦中,高明月手心汗濕,一雙美眸充滿了緊張與擔憂。
  “不,不知道……不過本神可以肯定,現在的王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王焱了。”
  光明父神也在內心暗暗抹了一把冷汗,這種浩瀚無窮的力量,簡直可怕至極,遠遠超出常理,甚至已經超出了宇宙本身。
  他不知道王焱究竟從哪里獲得了這種力量,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魔主羅睺八成已經死在了這種力量之下。
  同樣王焱也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連他們這些曾經的伙伴都已經忘記,如果他們不與王焱保持距離,恐怕他們也會像羅睺與那些天魔大軍一樣,被輕易抹去。
  “糟了!”
  光明父神好像突然意識到什么,連忙向高明月等地球友軍提示道,“王焱一定是去了地球,快,通知還在仙女座星云后方作戰的炎尊閣下!”
  高明月一聽,心底頓時一緊。
  為了保護地球,維護地球的和平安寧,地球通往深淵世界,以及其他危險區域的位面通道,早已被全面封死,連她也無法立即趕回地球。
  同樣,炎尊曹經略及其夫人,共同率領的地球主力艦隊,正在仙女座星云后方,與另一支天魔大軍作戰。
  現在就算通知了炎尊,可距離如此遙遠,他們十天半個月也趕不回來呀!
  怎么辦?難道地球要被……
  ……
  同一時間段。
  地球華夏,華海市,超能學院。
  陽光明媚,微風和煦,幾朵純白浮云,正隨著微風在高大的學院建筑物上層緩緩飄過,四處都是一派祥和與安寧。
  至今為止,經過兩千多年日新月異的發展,如今的地球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在宇宙眾中嶄剛剛露頭角的小小世界。
  如今的地球,不論科技,軍事,還是超能者的綜合能力,都已經站在了宇宙種族的前端,加上擁有眾多強大的神靈,放眼整個銀河星系,都是一方霸主。
  地球華海市,做為華夏最先進,也最繁華的超大型現代化都市。整個城市的面積比兩千多年前,擴大了五倍。
  整個城市的繁華程度令人咂舌,到處都是充滿超現代化的優化建筑群落,城市里光內部交通網絡,就分為了九大層。
  地下四層,地上五層。
  沒有聽錯,華海市地下已經開發出了四層城區,地上則有五層,私人飛行器與公共交通,利用這五層交通網絡,在城市里來去穿梭,井然有序。
  至于汽車與曾經的高鐵輕軌,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就送進了博物館。
  另外,華海市光太空電梯就有三座,直通近地軌道上的太空站。
  要知道如今是戰時,太空基建,以及近地防御和殖民衛星,都是如今的重點項目。
  當然了,為了紀念王焱,曾經由他創辦的華夏超能者學院,整片校區都被保留了下來,這里依舊綠意盎然,風景絕倫。
  并且因為王焱的卓越貢獻,以及他的女友和曾經伙伴的通力建設,這位學院早已是這世界上最頂級的學府。
  要想來這所學院學習,學生除了德智體美勞個個都得占優,基礎能力等級就得達到A級以上。另外想成為這所學院的教員,起步就得S級,還得擁有卓越的品質與功勛。
  想成為這所學院的教授?抱歉,至少達到半神境界才有得談。
  如今正是這樣一座學院,進門的大型廣場上,正豎立著一座諾大的男性石制雕像。
  這座被建成雕像的男性,英俊瀟灑,雄姿英發。他手持戰錘,以烈焰為甲,腳踏哀嚎天魔,周遭烈焰熊熊,當真是霸氣凜然,無與倫比。
  此時正是中午下課,許許多多的學院生,正從教室出來,路徑這座雄偉雕像。
  “小雨,你看看,這就是我們初代校長王焱陛下!”
  “哎呀,菲菲你這個花癡,你每次過來都要大驚小怪幾下,他不就是個石像嘛?雖然……嘿嘿,確實很帥。”
  “嘿嘿,小雨,你還說我,你自己不也是一個花癡樣?而且我可告訴你,我們的王校長為了拯救世界,只是暫時離開了。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如果有一天,王校長回到地球,他……會不會回來我們學校呀?”
  “菲菲,你這個丫頭,對著我們王校長的雕像都能春心蕩漾,要是見到我們王校長本人,那還得了?不過嘛……嘿嘿,我也相信我們的王校長,一定會回來的!”
  兩位青春可愛的美女學員,正有說有笑,結伴而行。
  忽然,王校長的雕像下方,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個衣衫襤褸,長發披肩的青年男性。
  這個青年長發遮擋,看不清面龐,但是他的出現十分突兀,就好像在她們眨眼之間,憑空出現了似得。
  “這位先生,我們學院不允許外人進入,你來這里,是不是要找人?”
  “這位先生,難道你是學院的教員?”
  “先生?先生?”
  “先生,你要是再不回答我們,我們就要動手帶你去保衛處了!”
  小雨和菲菲兩位少女,接連幾次詢問,那個仰望雕像的青年,都置若罔聞,始終一動不動,這讓兩位少女,一下起了疑心。
  眾所周知,如今是戰時,盡管地球被保衛的很好,但外星罪犯,以及叛徒,與偷渡來的敵人,依舊有很多。
  這些敵人一直都心懷叵測,時刻相對地球本土,制造災難與恐慌。
  于是兩位少女,在多次詢問與警告無效之后,立即運起神念,向王焱攻去。
  可別小看了這兩位少女,她們年紀輕輕,可實力已經達到了A+級。她們為了不傷及無辜,沒有施展她們的異能,但她們的神念別說束縛和移動一個人類,就算面前是一輛集裝箱,也能被她們的神念輕易抓起押走。
  然而,她們強大的神念伸向青年男子,就好像一個渺小的螞蟻,妄想環抱一顆蒼天巨木。
  那種浩瀚與博大之感,生生將她們嚇得臉色慘白,癱倒在地。
  “怎,怎么會這樣?”
  “先生,你,你你,到底是誰?”
  兩位少女心跳如鼓,如果不是她們接受過優秀的教育與訓練,此時恐怕都會因為源自內心的恐慌給嚇尿褲子。
  不過似乎是因為她們的力量太弱,她們剛剛以神念的試探,根本就沒有引起青年男子的注意。
  那青年男子依舊仰望著自己的雕像,神情始終一片木然。
  良久,才緩緩低念了一句:“這不是家。”
  隨后再次一步踏去,徹底消失在雕像的下方。
  ……
  第結局章我回來了
  ……
  與此同時。
  華海市,香湖小區,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檢修復查期。
  自從王焱當年離去之后,這個小區沒多久就在王焱的幾位女友,和國非局高層領導的一致安排下,成為了重點文物單位。為得就是等待王焱的回歸,同樣也是王焱的女友與同伴,對他的一種念頭。
  如今香湖小區相關小區的總負責人,正是王焱當年的鄰居,粉嘟嘟的小女孩暖暖。
  當年的暖暖,王焱與幾位女友都十分喜歡,因此在王焱離開數十年后,暖暖毛遂自薦,很自然的就成為了這處保護單位的總負責人。
  有她照料王焱當年的家,王焱的女友與同伴都很放心。
  只是轉眼兩千年過去,這處小區早已沒有其他人居住,很多地方都因為年代太過久遠,不得不檢修重建,一遍又一遍。
  要想在漫長的歲月洗刷下,保持整個小區的原貌,不得不說是一件辛苦活。
  另外暖暖也已經成為了一個高挑溫柔的美麗女子。
  她天賦卓越,又有王焱幾位女友和國非局高層的重點幫助,使得她在如今已經成為了華海市最為強大的女性德魯伊,實力已經達到強大的半神巔峰。
  加上如今的基因技術,以及德魯伊的自然親和,使得她的壽元大幅增長,如今她的外貌與年紀,僅僅相當于人類女性三十歲左右。
  “每日巡檢報告寫的很詳細,你們做的不錯。”
  香湖小區外,安保科內,一位棕色卷發,身著灰色OL裝的高挑美麗女子,仔細閱讀了安保科的每日巡查報告,向面前的安保人員表示了贊賞。
  幾位安保負責人,連忙點頭哈腰,好一番溜須拍馬。
  毫無疑問,這位高挑美麗的女子,正是這個保護項目的負責人暖暖。
  暖暖并沒有和這些安保人員浪費多少時間,簡單交代了幾句之后,便獨自向小區內部走去。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那片美麗的香湖岸邊。
  當年王焱用過的小船與魚竿,一如當初的停靠在了湖邊,陽光開始逐漸西下,將香湖與小船映襯的一片鮮艷金黃。
  望著眼前這片寧靜祥和的畫面,暖暖內心微微潮濕,她似乎已經能夠體會到王焱當初的心境。
  哪怕時至今日,她依舊記得當初最后一次見王焱的畫面。
  王焱釣上了一跳大魚,結果這個壞叔叔不去媽媽家里吃飯也就算了,居然還要她跑腿去給爺爺奶奶送魚。
  她當時還賭著氣呢,心想一定要好幾天不理王叔叔。
  可誰知轉眼之間,爺爺奶奶都去世了,后來媽媽也走了,就連她最喜歡的王叔叔,也在那一別之后,至今未歸。
  如今再次回到這片香湖邊,往事如昨,令她心緒萬千,難以釋懷。
  驀然,一股空間波動,突然在她的身側誕生。
  隨著空間隧道的打開,一個衣衫襤褸,長發赤足的青年男性,邁步走出,神色木然的看著眼前的釣竿,小船,已經波光粼粼的香湖水面。
  “王,王……王叔叔!”
  暖暖先前被突如其來的空間隧道,嚇了一跳,但是隨后從隧道中走出來的王焱,頓時令她熱淚盈眶。
  “王叔叔!”
  一如小時候的模樣,暖暖情不自禁的撲進王焱的懷中,任由眼淚不斷流淌,任由自己的情緒不斷宣泄。
  此時此刻她只想向眼前的男人,訴說她兩千多年來的日夜思念。
  “嗚嗚……王叔叔,這么多年你,你去哪了?你知道暖暖有多想你嗎?”
  外人恐怕很難想象,堅強干練,獨自生活了兩千多年的大德魯伊暖暖,居然會像今天這樣,哭泣的像個孩子。
  暖暖的眼淚就好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向下低落,就好像她要將自己兩千多年來的孤獨與委屈,統統都給哭出來似得。
  然而,暖暖哭泣了良久,懷抱中的王焱就好似沒有知覺似得,始終沒有任何回應,雙眸也沒有任何神彩,只是愣愣的看著面前波光粼粼的湖面。
  “王,王叔叔,你,你怎么了?”
  暖暖抬起布滿淚痕的面龐,心底頓時就慌了。
  眼前的王焱實在是過于異常,就好像回來的只是王焱的身體,但是這個身體中卻沒有他的靈魂。
  “王叔叔,你,你是不是失憶了?是不是忘記我了?”
  “王叔叔,你看看我,我,我是暖暖呀!”
  “王叔叔,你還記得這里嗎?你看看,你快看看,這里和當時一點都沒有變。”
  暖暖在王焱面前焦急不已,可王焱始終不為所動,甚至連一絲額外反應都沒有出現。
  “怎么辦呢?對了!魚!魚!”
  暖暖忽然想起了什么,連忙單手一揮,一條憑空生成的藤蔓,飛速伸進香湖湖水中,很快就抓了一條大魚回來。
  “王叔叔,你看大魚!你當初離開之前,就釣了這么一條大魚,你還讓我幫你送給爺爺奶奶。”
  眼淚在暖暖眼眶中打轉,她強忍著淚水,學著小時候的模樣,用藤蔓編成了魚簍,裝著那條大魚步履蹣跚。
  “王叔叔,你,你快想起來好不好?”
  暖暖的聲音近乎在哀求,她努力重現著當年的畫面,試圖借此喚回王焱的記憶,哪怕能夠喚回起一絲絲也好。
  可王焱依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只是神色木然的眼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翻滾,但是外人卻無法感知,也無法察覺。
  辦法施盡,可王焱依舊沒有絲毫反應給她,這讓暖暖倍感絕望和悲傷。
  王叔叔真的是失憶了嗎?還是回來的只是王叔叔的身軀?
  如果回來的只是王叔叔的身軀,那么王叔叔的靈魂去哪了?
  如果沒有了靈魂,那王叔叔……
  暖暖越想心底越怕,如果沒有了靈魂……不,不可能!
  如果沒有靈魂,王叔叔怎么會主動回到這個地方?王叔叔一定忘記了,她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想起了!
  “王叔叔你不能忘記暖暖,你一定要想起來!”
  “對了,回家!王叔叔,我帶你回家!”
  暖暖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匆匆忙忙的拉起王焱的手,就向小區附近的居住區跑去。
  每年這個時候她們都會回來的,她們會在家里一起等待王焱的歸來。
  她們說,如果家里沒有人住,就會變冷清的。
  家人一旦變冷清了,那么人就真的回不來了。
  如果王叔叔能見到她們,最愛的她們,一定能想起過去的回憶,當時候王叔叔一定能恢復如初!
  暖暖如此期望著,她實際上也無法確定她們到底在不在家里,只是哪怕不在,只要回到熟悉的家里,一定能讓王叔叔想起點什么。
  思想至此,暖暖拖拽王焱的奔跑速度,變的更快了。
  同樣也正是在此刻,一點反抗的阻礙,也開始傳入暖暖的手中。
  一直毫無反應的王焱,似乎對別人拖拽他的身軀十分反感,原本木然的雙眸中,頓時出現了一抹冷漠至極的殺意。
  暖暖心底驀然一寒,轉眸看到王焱那種沒有絲毫感情的樣子,恐懼就像野草,開始在她心底瘋狂生長。
  毫無疑問,眼前的王叔叔會殺了她。
  她能感覺到那種凝質如實,沒有絲毫人類感情的極致殺意,就好似山川大河,在大自然的塑造之下,從來不會因為任何生物而更改它們的前進方向。
  但是如果她現在害怕了,放手了,那么王叔叔會不會就像以前一樣,再次消失不見?
  會的。
  她能感覺到王焱身上那種無法掌控的氣息,如果一旦放開到了王焱的手,那么她恐怕畢生都無法再見到他了。
  “王叔叔,我絕對不會放手,我,我要帶你回家!”
  暖暖咬了咬牙,非但沒有放手,反而利用藤蔓將她與王焱的身軀連成了一體,隨后足下一踏,整個人拽著王焱,就向家的方向高速飛去。
  在她眼中,母親走后,王叔叔就是她現今世上唯一的親人。
  她守著這片小區,就是為了王叔叔的家不會被毀壞,等王叔叔重新回歸時,還有個家可以回。
  現在她日夜思念的王叔叔終于回來了,那她就絕不能讓失憶的王叔叔再次離開!
  “嘩!”
  風聲在她的耳邊呼嘯,但濃烈的殺意,也在這一刻飛速暴增。
  王焱那冷漠的雙眸中,殺意愈來愈濃,就仿佛眼前拽著他向前飛奔的暖暖,正是破壞宇宙法則的逆天之人,如果不將逆天之人除去,宇宙意識就加受到褻瀆與毀壞似得。
  霎時間,一點寒芒在王焱的眼底閃出,他緩緩抬起右手,那股源自宇宙大輪回的恐怖之力,在他掌心驀然顯現。
  他抬起的手掌,開始向暖暖逐漸落去。
  暖暖感受著源自本能的恐懼,死死閉著眼前,拼了命的向前進。
  就在王焱抬起的手,即將向暖暖抹去的剎那,“咯嗒”一聲,門栓輕響,沖在前方的暖暖,終于將家的大門推開了。
  “南蓮,你的冰淇淋實在是太冰了,姑奶奶的我牙齒都快要被你冰掉了。”
  “安歌,那是你牙口不好吧?而且你看看你,讓你幫忙切個肉絲,都已經成肉沫了。”
  “那是我的刀法好,哎呀,算了算,就切肉沫吧,今晚做肉丸!說起來,小焱很喜歡吃我們地獄的沙漠肉丸……”
  等等!
  小,小焱!
  身穿圍裙,正在切配菜的烏雅安歌,手中半舉菜刀,“哐當”一聲跌落在了地上。
  另一邊,皇甫南蓮手中捧著的奶油,也“啪嗒”一聲摔落在地。
  還在客廳里打掃衛生的露露與娜娜,手中還抓著抹布與拖把,此時聽到動靜轉眸向門口看去,熱淚瞬間盈眶。
  “王,王焱!”
  “你,你怎么才回來!”
  四個帶著哭腔的聲音,在這一刻融為了一體。南蓮,安歌,露露以及娜娜,再也管不了什么了,任由眼淚肆意流淌,四女齊齊邁開步子,向門外的王焱擁抱而去。
  生怕慢了一秒,眼前這個朝思暮想的人,就會消失不見似得。
  王焱愣在了門口,一身森然殺氣早已散去,他那雙好似浩瀚星云一般的瞳孔,也在這一霎那飛速運轉,絲絲縷縷的清明,就好似幽谷中的清泉,不斷在他眼底涌現。
  直到四女投入了他的懷抱,王焱已經恢復成黑白的雙眸,一下濕潤了起來。
  他緩緩抬起雙臂,顫抖著將四女擁抱入懷,越摟越緊,仿佛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回憶如昨,在這段漫長的歲月中,所有苦難反而在這一刻,統統化為了他們之間無法割舍的紐帶。
  “我,我回來了……”
  他緊緊摟著她們,感受著她們的體溫,輕聲在她們的耳邊如此呢喃著。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br
  /br